本來要申請Umich的MSCM,但我先錄取了Global MBA,就密大的規定:”Applying to the MSCM program and another program at Michigan Ross is not possible and will negatively impact your application.” 所以只好忍痛放棄,顧問建議轉戰到西岸:UW Foster MSCM。

我就不考慮那些因為疫情變成online courses的學校:MSU(文末有小提醒)、ASU、PSU;而我也有考慮Purdue,或後續打算申請Georgia Tech,再來寫分享文。

2022入學的Foster MSCM Essay只有一題:Tell us about your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education and/or experience. Explain why you want to pursue a graduate degree in MSCM…

我知道這是個沒有獎學金可以申請的program,但在各家都是第一輪申請、它已經進行到第二輪了,所以我丟出我的備審資料,據顧問說的:我就是在測市場水溫(老實講,其實我也很哈這間學校,畢竟是Top10的商學院),如果上了,再往上攻,如果沒上,只好丟保底的學校。

截止日前一天我準備好Essay、Resume,直接送出資料並刷卡繳錢;截止日當天我請老闆趕快上網寫推薦信。就這樣第二天一早醒來我就看到一封面試信躺在我的信箱了,約面試時間是兩個禮拜後的星期四晚上九點。

用Zoom進行,限時30分鐘,我已經穿好我的套裝。

  1. (完全沒有自我自紹)為什麼要申請MBA?
    我直接把我的短期計畫、長期計畫、WHY MBA、WHY學校 講一講。
  2. 如果請你挑選團隊隊員,你會用什麼標準?
  3. 當面對一群人都是陌生人時,你怎麼建立關係?
  4. 你知道這個科系是沒有提供職涯轉換的諮詢,為什麽你想申請呢?
  5. 你的老闆怎麼形容你的領導能力?
  6. 你的同事怎麼形容你?
  7. 你有什麼可以貢獻給未來的同學?
  8. 為什麼要申請這間學校?
  9. 在一個大案子中,你用什麼方法來達到成功?
    我講了我在彰濱的經歷。
  10. 你怎麼面對文化上的衝突?
    這題我有太多感觸,我曾在中國跟越南工作過。
  11. 為什麼會選擇繼續現在這個工作?
  12. 在你的人生選擇中,哪一項是你後悔的決定?
  13. 你有其它想要我知道的特點,但我沒問到的嗎?
    我講了我是專業潛水員、我有很多國際工作經驗、以及我的性別認同。然後面試官就跟我說最近很多學生也在聊潛水,他不懂為何最近開始流行起來了,而且五大湖有很多地方可以潛水哈哈。

我一直在重複念稿自我介紹,但都沒派上用場;我也覺得我好像有什麼沒講完,但又好像該講的都講了(身體疾病、個人特質、在中國和越南工作過、曾做過彰濱案子、採購經驗、不追求主流)。

兩個禮拜內會通知是否錄取。

2021/10/14 9:00 pm 線上面試
2021/10/21 0:55 am 收到錄取 offer get!

那個暑假我學開車、妳學游泳。

昨晚 夢見妳開心地和我一起開車旅行,
我們很靠近很靠近。

早上晨泳的時候想起,想問妳:學會游泳了嗎?

這篇是要講兩年的海外工作生活,我怕再不寫,記憶就要模糊了。

先說一下這四個工作帶給我的影響與體悟是:

  1. 荷商半導體設備採購intern:大人間的相處並不是一目瞭然的單純;還有,每個有能力的人都應該嘗試與真外商的聰明頭腦並肩同行。
  2. 台商半導體設備業務+供應鏈:社會化之於我的意義是 — 更多的應酬客套?遵守規則隨波逐流?太多潛在「規則」打交道,我油嘴滑舌大概也是從這裡建立的。
  3. 外派傳產鞋業開發業務:錢比較多是真的、可以玩樂也是真的,但朝七晚六、週一到週六也是真的;這兩年與中國人和越南人相處,好像培養了可以跟界門綱目科屬種各類生物相處能力了。
  4. 德商半導體建廠採購:當經歷過各種國際歷練,身價就會水漲船高;小外商待歸待,但會有一種小廟容不下大佛之感(哈)。

第一份工作的後期,主管分配給我做不完的事情(責任制),也不太想帶我去跟客人或產線應酬;有幾次晚上12點下班,我騎著摩托車淋著雨回宿舍,就下定決心要離開。當時我有考慮澳洲打工度假,但一位前輩說:「你不如找外派工作,履歷比較體面。」接著我廣投各種海外職缺,第一家第一次面試,隔幾天就叫我準備受訓飛中國廣東上班了。

2015年5月23日:桃園中正機場-香港國際機場,落地後搭車經過羅湖口岸檢查行李,最後落腳處 — 中國廣東東莞。

  1. 上班時間:星期一到星期五,早上7:30到工廠,7:45跳早操(沒看錯)、8點上班、下午5點下班,有時中國人會因為趕進度(想賺加班費),臺幹義務陪著加班到最晚8點;星期六7:30上班、12點下班。通常12點下班,大概3點我就到香港爽週末了。
  2. 上班內容:部門有分開發(成本部、開發業務、開發底部、樣品室、倉庫)跟量產(量產業務、針車線、底部、量產倉庫、品管)。
    A. 初期我被分配到「成本部」學習算用量、排版、報價給客戶,還沒學到技巧,一個月後我就被看上眼叫去開發業務皮笑肉不笑。
    B. 「開發業務」如同Project Manager,寫到這裡就有點複雜:一個工廠通常只生產單一品牌的所有鞋款(我待的廠是法國登山鞋品牌),外國客戶為了就近溝通會再聘請當地人擔任local client,所以我負責一個組別跟一組客人。
    B-1. PM工作無非就是與各部門開會、協商、追進度、交成品;所以我也跑樣品室、跑底部工程、到各部門串門子,搞到最後中國大媽們超喜歡我。
    B-2. 這工廠有分兩個季度:SS(Spring & Summer)、FW(Fall & Winter),開發順序包括:PPR(Pre Prototype Review)、PFR(Prototype Final Review)、SMS1(Salesman Sample)、SMS2、IES(Initial Evaluation Stage)、FES(Final Evaluation Stage)、CFM(Confirm)、FSR(Full Size Run)、PT(Production Trial),詳細的內容可以到這個網站了解。
    B-3. 我印象中常常做的事是,收到法國設計師的彩圖(彩色設計圖)->參考上一版鞋型->開BOM表(包含各部位材料、顏色)->訂材料->發單給各部門從2D到3D製作->開發各階段開會->完成樣品準備量產;一年會有一次接待法國客人,還有參觀供應商的新材料展。
  3. 內部組織:工廠最上層是協理(臺灣人,協理之上會是副總、總經理、執行長)、再來副協理(臺灣人)、廠長(中國人管中國產線)、襄理(中國人,通常是開發業務頭)、經理、主任、組長、班長;底層爬一階大概用一年的時間,除非深受主管喜歡,到了主任階段可能要花幾十年才能往上爬,最後就跟當地人結婚或定居當地了。
  4. 福利制度:不管哪個階級的臺幹,在海外待滿52天後會有8天休假、返台機票公司給;住宿是公司宿舍,臺幹一人一間套房(有客廳),餐廳三餐提供臺式菜色,還有小賣部(晚上賣泡麵、餅乾),我們住的那個社區有露天游泳池跟健身房,但那時我是跑步人,天天沿著高埗東江邊跑步;薪資是底薪+日薪(認定為出差費),還有依受寵程度的績效年終獎金,我當時選擇一部分領臺幣、一部分領人民幣(所以我現在還有些錢鎖在中國 哭),也有同事選擇全領臺幣但生活費要一直去換錢。
  5. 我的體驗:這段是寫這篇主要的目的,工廠外的生活豐富了我這一年,例如5點下班後我們會搭公車到市區吃吃飯逛逛,中國就是一大票盜版複製,凡舉電影、音樂、甚至衣服、鞋子,都可以用很低廉的價格買到。
    A. 有個清大的學姊在隔壁鎮工廠當CEO,那一年我們常常四處玩:深圳(華僑城、bar)、西安(大小雁塔、長安城牆、回民一條街)、東莞(海底撈、星和電影院),好懷念被學姊拎著走的日子。
    B. 那一年我總共進出香港13次,輕鬆辦了e-gate(自動查驗通關系統)猶如香港人刷刷護照就出入境,八達通卡裡還有儲值,出入過蛇口口岸、福田口岸、羅湖口岸、皇崗口岸,在維多利亞港看煙火秀、在重慶大廈旁邊的hostel跟中國朋友擠一間房、在銅鑼灣逛街逛到缺氧(人太多)、在Apple CauseWay Bay買了兩支iPhone 6S(一支玫瑰金送當時的女朋友為生日禮物),太多太多香港的回憶。
    C. 有一次經過拱北口岸去了澳門,但我只懷念安德魯蛋塔,對玩老虎爪子機、賭博完全沒興趣。
    D.飛過廣州白雲機場、深圳寶安機場、香港赤 𫚭機場,回臺灣。可惜不能蓋章在護照裡,只能用台胞證。

2016年6月12日:廣州白雲機場-胡志明市新山機場,落地前越南下了大雨,還繞去柬埔寨金邊機場停了一小時,最後落腳處 — 胡志明市平鎮縣。

  1. 上班時間:星期一到星期六,早上7點到晚上6點(不誇張)。
  2. 上班內容:差不多就跟在中國大同小異,只是當時我升為組長帶4個越級幹部,主要是開發網球鞋。另外值得一提的是:在中國,廠與廠之間是隔幾條街或者隔壁村,在胡志明市是所有品牌都在同一個廠區,這樣可以想像每到上下班時間點,就有成千上百萬個人在竄動,下雨時更有趣,大家都捲褲管赤腳在水上步行。
  3. 內部組織:無論在哪個東南亞國家,臺商文化就是制式。只是成為一個主管後,我的工作更多是指派任務給下屬越南人執行,有時候想攬起來做又太多餘,這是我要學習的課題。
  4. 福利制度:全部一樣,除了宿舍變成兩人一間,還有支薪規定全領臺幣。
  5. 我的體驗:2016~2017年我超會講越文,甚至在飛回胡志明的飛機上幫忙越南人點餐翻譯(哈)。
    A. 玩耍過:北越(河內、下龍灣)、中越(大叻、峴港、會安、巴拿山)、南越(胡志明市、美奈),其中我最愛、最想再去一次的是:大叻,夏天在大叻還要穿羽絨外套。
    B. 有一次在河內講越文超受挫,河內口音比較綿密,我聽不懂民宿警衛的話(哭)。
    C. 在胡志明市市區(一郡)我有一票的餐廳口袋名單,濱城市場、安東市場,還有跨個橋過去的二郡,曾經動過短暫念頭在西洋社區買一棟房子,太清幽太多好吃餐廳。

總而言之,疫情解封後,我還想再飛一次熱熱黏黏的胡志明市。

沒想到 也把妳寫進我的Essay裡:

Moreover, my skinny roommate in graduate school was a well-connected, multi-talented presidential award winner, yet her only Achilles’ heel was water. I was afraid that I wasn’t good enough for her, so I was inspired to swim hard and go beyond myself for her.

截至2020十月,我在這個社會大染缸打滾了六年又四個月(2014七月出道),繼上一篇採購工作職掌(1),還有兩年的廣東與胡志明市工作經歷沒說到,以及前任半導體工程業德商的採購經驗。

大家會猜想,兩年國外工作的有趣度應該大於三年的臺灣生活,答案是相反;所以接下來讓我來闡述一下這三年在幹嘛,之後再說說中國與越南的工作和生活。所以還有採購工作職掌(3)?!

2017八月我正準備GMAT到一個絕境,一通電話找我面試,一個關卡,三天後我就收到Offer了,神速=屎缺(?!)。

  1. 工作地點:新竹市區 →彰化濱海工業區 →新竹市區;這份工作是以專案形式在操作的,公司每接到一個上千萬、上億的客戶訂單,會組織團隊來執行專案,而身為採購也會被調派到工地現場作業。
  2. 前八個月(2017/08–2018/03):操作系統就是我出道時使用的SAP,這份工作的T-code不多,所以我幾乎忘記六年前在荷商倒背如流的那些複雜組合。
    一開始這八個月就像是在無限輪迴這間德商的簡單SOP(即使根本沒有所謂的ISO SOP):與工程師確認請購單、成本預算分類、跟廠商電話培養感情+議價、廠商請款確認,還有最重要的是 — 確認成本合理性。
    (a) 怎麼確認呢?因為大部分的材料或設備都是曾經採買過的,所以在共用資料夾中,開起全部的採購單進行對比,雖然這是我覺得最沒效率的方式了,但歷年前輩的做法都是這樣,我想,應該需要個程式來加快對比的動作。
    (b) 另一方面,為了搶奪全球最知名半導體公司的訂單,就需要按照他們的作業方式合作,因此採購部門也要幫忙工程師到客戶系統報價;我想,大概就是這根又無聊又繁瑣的稻草壓倒我全身的駱駝,所以一聽到有其它解脫的機會,我便積極遊說主管而自願外調到彰化。
  3. 接下來兩年(2018/04–2020/02):我搬到了台中西區(最熱鬧的地帶),但每天早晚各通勤40分鐘到彰化濱海工業區上班,真不曉得自己當時是怎麼撐過來的,而且還可以準備&考了五次GRE,加上無數次的托福,強者是我30歲那一年。
    在彰濱近乎兩年的工作環境,面對15+個國籍的同事們,意外的收穫是我英文口說變超好,隔壁座位坐的會是來自:英國、美國、馬來西亞、愛爾蘭、新加坡、香港、中國、菲律賓、泰國、越南、日本、荷蘭、德國、西班牙、澳洲、印度、加拿大…等等,雖然最後都沒再聯絡了。
    我的職責就是採購+會計,大項採購如發包給廠商好幾百萬的訂單,買大型機台,小類採購如交通車、辦公室桌椅、工安用品、總務雜項。最讓我津津樂道的是,每次發包給廠商前,整個採購團隊需要與投標廠商開過無數次會議:投標說明會、技術澄清會、商務澄清會、第一次議價會議、最後議價會議…等等,我就是唯一那位對內對外的協調溝通窗口(驕傲),工作內容:打電話給廠商敲時間、寄技術圖面與標單給廠商、寄更改函/通知函給廠商、幫廠商與外國主管翻譯、英文會議紀錄、歸檔商務部門的文件、分析標單各項目的單價、編纂工程合約、審查廠商請款資料;其中,最重要也最繁複的一項任務是:向業主請款(統整下包的請款項目與金額、統計同事們的出勤時間數、收集外籍同事的出差發票…等等,每個月請款都要陣痛一次),這些細項是我日後面試風力發電產業時拿來說嘴的經驗。
    期間,因應德國總部開發新系統,彰濱的專案需要被納入新系統裡,臺灣區即派我與另一位英國主管到新加坡受訓,成就了我第一次國外出差的經驗值(雖然是在亞洲啦);但,兩個禮拜在超小的新加坡裡被印度口音魔音穿腦,講師是印度人吶,身體累心也累。
  4. 再接下來八個月(2020/03–2020/10):調回新竹辦公室後,因為半導體廠從2020年開始不停擴廠(因應中美貿易戰),所以工程公司的採購部門也不停的填寫標單競標(替業務部門報價:用過往的採購成本變成業務售價)。這個時期過得很厭世,會連續一個禮拜晚上都超過8點才能下班,還記得有一次我一個人在辦公室報價弄到晚上11點半,發現不行了,因為我隔天要在臺北考托福,最後標單還是沒弄完,囧rz。
    接著,公司接到一家在股市很熱門的藥廠訂單,我是唯二採購負責人,就這樣幾乎每天開著公司車載印尼工程師,從新竹市區開到苗栗科學園區開會,三個月。

最後會想要離開絕對符合馬雲曾經說過的一句話:「錢,沒給到位;心,委屈了」。而,我感謝這間德商給了我這三年又兩個月的經歷,因為讓我又更往上跳了一級,這一級包含:(1)年薪(離職後拿到一份百萬的offer,後來種種原因拒絕了)、(2)人脈(不只是看好我的前同事們、廠商,還包含了各家獵頭,直到現在都還有獵頭要找我談新工作)、(3)心態(我工作目的到底要的是什麼:薪水?成就感?位階?我想我自己是知道的)。

另外,其中兩年在彰化和台中的生活,讓我收集了好多餐廳跟景點,要去臺中玩?找我帶路準沒錯!

I would never noticed this store if my friend has not told me about it; actually everyday I ride on this road , which is next to Industrial Technology Research Institute (ITRI).

To be honest, I am a Vegan if eating alone; that is to say, I will eat meat…

Liping Tse

Faith makes everything possible in life.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